名画中罗马帝国的正邪较量与大瘟疫上-多图
张小清

《基督教殉道者最后的祈祷》(The Christian Martyrs’ Last Prayer),让-莱昂·杰罗姆(Jean-Léon Gérôme)作,美国巴尔的摩市沃尔特斯美术馆藏。此油画描述了罗马帝国残酷镇压基督教徒的真实情景:竞技场周围的柱子上,左边是遭受火刑的基督徒,右边是十字架处死的基督徒,中间的一群基督徒则将被猛兽撕碎,而看台上无数的民众毫无同情心的观看着这惨烈的情景。

《尼祿的火炬》(The Torches of Nero),1882年作。该油画描述罗马皇帝尼禄用火刑迫害基督徒的情景。图中右边基督徒被包裹着乾草准备点燃;左边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都悠然的等待欣赏。【人民报消息】(人民报编者按:强大的古罗马帝国被四次瘟疫消灭了,现在中国大陆的瘟疫正在蔓延全世界,正在证明要称霸世界的中共因为迫害正信而导致大瘟疫,并即将在大瘟疫中灭亡。各位,要想逃过瘟疫的股掌,必须主动与大瘟疫的「传染源」迫害正信的江泽民集团和被其利用的中共邪党组织彻底决裂。)

对正信的迫害成了强大罗马帝国命运的转折点。

漫步今日罗马,诸多建筑遗迹仍让人追想古帝国的辉煌:神庙、城墙、广场、喷泉、凯旋门、浴场,当年无不精致奢华,圆形竞技场和马戏场的规模更加令人叹止,然而罗马帝国也以背离道德的文明著称。从帝国一隅开传的基督教,其信众因不随时俗而遭到恨恶,随之而来的是长达三百多年的迫害;几乎同时,从罗马城开始,罗马帝国全境至少爆发了四次大瘟疫,其覆亡给今人留下深刻的警示,从众多传世画作中,我们仍可见到这场正邪大战的生动见证。

罗马帝国是迄今为止历时最久、民族与文化最多样化的帝国,人口曾达1.2亿,两倍于公元元年的汉朝;其疆土之辽阔,比印度孔雀帝国和中国汉帝国之和还大。然而对正信的迫害成了这个强大帝国命运的转折点,在病毒的肆虐下,西罗马帝国在5世纪就被蛮族轻松征服,第四次大瘟疫让东罗马帝国人口减少了2,500万至5,000万,从此走向衰落。

基督徒的受迫害,从基督复活后第50天的五旬节那天就开始了。据菲利普‧沙夫在《基督教会史》中的记载,此后罗马帝国先后有10位皇帝对基督教发动了惨厉的迫害。

◎ 尼罗残害基督徒与罗马城瘟疫

最臭名昭著的是尼罗皇帝在公元64、65年间对基督教的迫害。尼罗统治期间的几位罗马史学家证实,公元64年7月18日夜,尼罗为建造新的罗马城故意纵火,而后嫁祸于基督徒。在他指使下,不少针对基督徒的谣言流传开来,他们被诬蔑为杀婴祭神并啖肉饮血、耽于狂饮和乱伦等,社会上的所有恶行都被归罪于基督徒。

古罗马史学家塔西佗在《编年史》中记载:「在皇帝的私人竞技场上,一些基督徒被蒙上兽皮,让狼狗活活咬死,另一些人被紧紧地捆在十字架上,点燃后作为黑夜中的火炬。身穿驭手服装的皇帝和人群混在一起欣赏这一壮丽奇观。」

四年后,尼罗本人被杀。公元65年,罗马爆发严重瘟疫(后世学者认为可能是重症疟疾),据载有3万人丧生。

使徒保罗和彼得都殉道于尼罗当政时期。文艺复兴时期画家贝卡弗米的画中,保罗稳居圣座,一手持剑,一手持圣书(《新约圣经》诸书约有一半为他所写),至死捍卫正道;背景中他被尼罗士兵断头的一片血雨腥风,将圣者无惧亦无求的平静衬托得格外有力。

◎ 国王图密善强迫基督徒敬他为神

《拔摩岛上的圣约翰》,希罗尼穆斯‧博斯约1500年作。《启示录》的作者约翰透露自己因信仰被流放到拔摩岛,这应发生在1世纪末期图密善(81 – 96年在位)当政末期,图密善是第一个要求人民把他当作「我们的主和上帝」来崇拜的君主。基督徒不愿苟同,因此又遭迫害。据载,图密善的侄女尤利亚、堂兄弟克勒蒙斯也因信仰分别被流放与杀害。约翰则在岛上接获异象,写下了伟大预言:圣经《启示录》。

国王图拉真让猛兽撕裂咬碎了安提阿第二任主教依纳爵。

这张油画非常逼真的描绘出猛兽撕裂咬碎安提阿第二任主教依纳爵的情景。国王图拉真(98 – 117年在位)当政后,让猛兽撕裂咬碎了安提阿第二任主教依纳爵,也让后者凭借「我是神的禾穗!」等名句流芳百世。图拉真与普林尼的对话也显示他在小亚细亚的迫害越演越烈。

这三位皇帝身后的125年爆发了一次蝗灾,紧接着是第一次全国性的大瘟疫(奥罗修斯大瘟疫),夺走了近百万人的生命,后世学者认为这是天花最早流行的记录。《圣徒传》的作者兼历史学家约翰‧傅克斯这样写道:

「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腹部肿胀,大张着的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尸体重迭着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院的门廊里以及教堂里腐烂……在海上的薄雾里,有船只因其罪恶船员,遭到上帝愤怒的袭击而变成了漂浮在浪涛之上的坟墓。」

「四野满是变白了的挺立着的谷物,根本无人收割贮藏,大群快要变成野生动物的绵羊、山羊、牛及猪,这些牲畜已然忘却了曾经放牧他们的人类的声音。在君士坦丁堡,死亡人数不可记数……尸体只好堆在街上,整个城市散发着恶臭。」

「每一个王国、每一块领地、每一个地区及每一个强大的城市,其全部子民都无一遗漏地被瘟疫玩弄于股掌之间。」

◎马可‧奥勒留与第二次大瘟疫

第二次大瘟疫(安东尼大瘟疫)发生在马可‧奥勒留大权在握的公元165~180年间。同样是天花横行,史载罗马每天死2,000人,皇帝本人也未能幸免。15年左右的时间内死了500万人,罗马帝国人口减少1/3,君士坦丁堡死了一半人。

到3世纪初,罗马帝国试图阻止所有民众归信基督,来自北非迦太基的年轻母亲佩蓓图与其侍从斐丽西达等的殉道就发生在这一时期,《殉道者言行录》中收有佩蓓图的狱中笔记。

父亲跪下祈求佩蓓图屈服,留下性命,她拒绝了。被送上斗兽场的前晚,她记述了自己再次见到的异象,并写道:「我意识到我不是和野兽斗争,我是在和邪恶斗争。我知道我会是胜利的一方。」在狱中,佩蓓图从清晰的梦中异象预知自己将殉难。被带上法庭时,她对前来劝说的父亲说:「你可以相信,我们不是孤身一人,一切都在神力的把握之中。」被送上斗兽场的前晚,她记述了自己再次见到的异象,并写道:「我意识到我不是和野兽斗争,我是在和邪恶斗争。我知道我会是胜利的一方。」意大利新古典主义风格画家安东尼奥‧里道尔菲(Antonio Ridolfi, 1824~1900)所绘《圣佩蓓图安慰父亲》画中,表现出佩蓓图的从容。

◎德西乌斯与第三次大瘟疫

接续多位短命国王的德西乌斯成为第7位迫害正信的罗马统治者。他把帝国的衰落归罪于宗教信仰自由,将迫害基督徒作为首要目标,为保证统治强制推行思想统一。在他篡权第二年,也是战死前一年的公元250年,他下令要求每个罗马公民必须在选定的反悔日放弃信仰,拒绝向罗马诸神献祭的基督徒要么被监禁、被杀,要么被没收家产、罚为奴隶。

圣劳伦斯殉道由15世纪「弗莱芒大师」绘制的三联祭坛画以强烈的冲突刻画出了殉道圣徒希玻里的坚毅镇静。据罗马《日课经》,圣希玻里是一位狱卒,见证了圣劳伦斯的殉道并且归信基督,被国王德西乌斯用4匹野马扯裂身体。据传,此画中联左上角戴黄冠之骑马者即是国王德西乌斯。

德西乌斯发布政令的同年,第三次大瘟疫(西普瑞安瘟疫)来袭,波及整个帝国,持续了约20年之久,死者总计2,500万,是人类历史上最为严重的瘟疫之一。在瘟疫高峰期的251至266年间,罗马城每天有5,000人丧生。

公元270年,国王克劳狄二世也死于瘟疫。后世学者分析,这一恶性传染病是斑疹伤寒。(未完待续)△

(转自大纪元)